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神霆 第八十五章 再遇夏梦颜

发布时间:2019-09-25 23:41:17

神霆 第八十五章 再遇夏梦颜

杜雷依稀记得,当时杜雷前往武极门时,山门上的长老曾将自己阻拦,但是,徐进亮出了一张金牌,而那大长老看后便什么也不敢説,放杜雷进去。

此事已经过去一段时间,杜雷已经遗忘

神霆  第八十五章 再遇夏梦颜

,但是现在徐明提醒了杜雷,这反倒让杜雷更加疑惑起来。

是啊,那金牌的主人,会是谁?

看着杜雷疑惑的眼神,徐明缓缓道:“那个人,是一名二品校尉。”

“二品校尉?”杜雷思量道:“如果只是二品校尉,想必威慑力也没有那么强大。”

二品校尉一般就是炼神境强者,而一名大长老的实力都是七八重的炼神境,所以要用这二品校尉的名头震慑住大长老,这未免有些荒谬。

但是徐明继续道:“虽然他只是一名二品校尉,却是我洛羽王朝边疆的护国功臣,三十年前,天苍王率七十万精锐士兵攻打洛羽王朝,就是他,力挽狂澜,率军打败了来军,守住了城池。”

杜雷突然想起,xiǎo时候父母讲过的那场三十年前的大动乱,他有些失神,原来那护国的将领就是此人。

徐明继续娓娓道来:“此人,名为司马洪,是一名炼神境九重巅峰的强者!他性格豪爽,喜爱烈酒,曾经有一次,我的父亲在偏僻乡镇找到了一坛陈酿百年的老酒,遇到正过京城的司马洪,便将酒送了出去,而司马洪,天生爱酒,他非常高兴,就赐予了我父亲那张金牌,而那张金牌,就代表着他的身份。”

“原来如此。”听到这里杜雷终于恍然大悟,原来徐进是这样认识这炼神境九重巅峰的强者的。

不过,那金牌可是价值连城,象征着无上权威的东西,而司马洪就为了一坛酒,就其送了出去,可见其爱酒之深。

“风浅应该不知道我父亲与司马洪的事情,所以他敢对我动手,而事实上,就算他真的杀了我,那司马洪也不可能为我出头,因为我们徐家与司马洪的交情,只是一坛酒而已,他断不可能为了我的事,从大老远的边疆赶赴而来的。”徐明最后还是无奈地分析道。

杜雷拍了拍徐明的肩膀:“你能帮我想这么多,我已经很感激了,多一条路,就多一份期望,等我这几日修炼完成,我会亲自去那边疆走一趟。”

虽然杜雷与唐芊芊只是一面之缘,但是他做不到眼睁睁看着唐芊芊被风浅蹂躏,所以,他会参加一个月后的狮虎台决斗。

如果杜雷输了,他必死无疑,如果杜雷赢了,朝廷中都是风浅的人,他还是必死无疑。

所以,他需要一份保障。

徐明diǎn了diǎn头,杜雷做事向来神秘,而作为他的好朋友,徐明也很知趣地没有过问,就像刚才他们躲藏在废墟之中,风浅完全感受不到他们气息一样。

杜雷身上一定有什么秘密,很诡异,很神奇。

杜雷与徐明又交谈了一番,得知了司马洪的所在之处,便匆匆赶回,第三天夜里,杜雷回到了灯火通明的武极门之中。

在前往玄天阁的路上,杜雷见到前方灯火阑珊处,一道窈窕身影正在微微火光中闪动,朝这边走来。

杜雷眼神一凝,这道气息,很熟悉啊。

当两人走近,杜雷在相距她身前两米处停了下来:“是你。”

在杜雷对面的女人,青丝如瀑,身材火辣,缎裙镶嵌金丝而华贵,那美丽如梦般的容颜,也写满了震惊,甚至是,尴尬。

“真是好巧,夏梦颜,我们又见面了。”杜雷嘴角划过一抹淡笑,直视着夏梦颜,目光没有任何闪躲。

夏梦颜同样抬起头,看向杜雷,只是这一次,她觉得那双比黑夜还深邃的眼眸,让她的心都开始微微的颤抖。

今日夏梦颜刚在武经阁中研读武技,此时打道回府,却不想在中途碰上了杜雷,这是一处偏僻园林,周围无人,在夏梦颜看来,杜雷是故意找上她的。

“怎么?你还想跟我打么?”夏梦颜贝齿轻咬,道:“你不要忘了,这里可是武极门。”

看着夏梦颜紧张的样子,杜雷笑了,记忆深处的东西,被渐渐地抽调而出。

曾经,杜雷只不过是夏梦颜手下的杂役,夏梦颜可以随意使唤他,一句话,就可以灭他全家满门。

而时隔三月,杜雷再次站在夏梦颜的面前,她却再没了之前的傲慢,有的只是紧张和提心吊胆。

“我只是碰巧遇见你罢了,你不需要这么紧张。”杜雷记起了什么,淡淡道:“不过,见到你,倒是让我想起来我们几个月前的赌约,你可还没有完成。”

“你…”

杜雷的话提醒了夏梦颜,当日在武斗台上,夏梦颜跪在了杜雷的身前,哭泣着晕倒,这在夏梦颜看来,一度是她认为最大的耻辱,她试图忘记,近段时间,她的心情好不容易平复,但杜雷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把夏梦颜这些痛苦的回忆全部都翻了出来。

“杜雷,你还嫌我当日不够丢脸么?到如今,你还想怎样?”夏梦颜恨恨地道。

“你难道忘了,你欠我的对不起。”

夏梦颜柳眉轻蹙,娇喝道:“杜雷,我知道你变强了,但你不要得寸进尺!”

夏梦颜都给杜雷跪下过,甚至当着所有人的面哭晕过去,这已经是夏梦颜所不能忍受,而现在他竟然要自己道歉,夏梦颜怎么可能做到?

“是我得寸进尺么?杀赵叔的时候,你想过他的感受么?你送我毒丹的时候,又是什么心态?是什么,让你敢这样和我説话?”杜雷双眸陡然变得犀利,厉声喝道,气息都在这一刻攀升,真气如剑,锋芒毕露,将周围草木都割碎了。

感受无形杀气袭来,夏梦颜承受不住这种压力,陡然间一指diǎn出,碧光乍泄,一道九天之上降落的琼指diǎn向了杜雷的胸口。

她恨这个男人,恨这个男人的一切。

“砰。”

就在夏梦颜以为杜雷要仓皇应对她这突袭一击时,所有的碧绿色光芒,都在一瞬间消散了,夏梦颜惊恐地看到,杜雷伸出他右手的食中二指,轻轻地夹住了她的食指,而那碧落琼指的威力,在一瞬间荡然无存。

杜雷手腕一抖,夏梦颜惊呼一声,整个人都被杜雷震翻在地,右手食指险些骨折。

“你杀了我吧…”

夏梦颜当日看见杜雷与李玄风的战斗,知道杜雷很强,但是她没想到,杜雷竟然这么强,强到她一招之内就被杜雷彻底地打败。

这种屈辱,夏梦颜绝不能忍受。

杜雷抬手,真的要结束夏梦颜的生命,但是,就在他抬手的一瞬间,他看着夏梦颜绝望的眼神,却连一diǎn杀戮的*都没有了。

曾经杜雷以为,杀了夏梦颜,就能解决自己的仇恨,但是当他动手的那一刻,他才发现,其实杀了夏梦颜,也无法消除他心头的仇恨,赵叔也不会再苏醒。

眼界高了,那些以往所谓的深仇大恨,竟也变得这般不足挂齿。

“你走吧,你不配我动手。”

杜雷放下了手,直接转身,就要离去。

如果现在杜雷杀了夏梦颜,夏梦颜心中还会好受一些,但杜雷却连碰都不碰她,却让夏梦颜心中屈辱到了极diǎn。

“杜雷,你站住!”

夏梦颜站起身来,疯狂道:“好,你让我道歉,是吧?你不是很强么?你与姜炎结仇,若你能在三个月后的精英榜之争上打败他,我就承认你的强大,甚至愿意跪在赵叔的坟前,为他磕头道歉,而若是你输了,就撕下你这假装清高的面皮,跪下来,给我道歉!”

杜雷顿了顿,并没有回头,三秒后,杜雷缓缓吐出一个字:“好。”

説罢,便消失在远处。

看着杜雷走远,夏梦颜擦干眼角委屈的泪水,她知道,三个月后,杜雷要跪下来给她道歉,从而洗刷她这几个月来,所有的耻辱。

…………………………

回到玄天阁,杜雷冲了一个冷水澡,他尽量让心情平复,冷静下来。

三个月后,他将会带给所有人一场风暴般的惊喜!

一番穿戴后,杜雷带上斩水剑,奔往武极门的一处山峦之中,找到一处静谧的湖泊,终于准备开始修炼万剑诀。

“鬼老,该将那万剑诀拿出来了。”杜雷传声道。

“嘿,xiǎo子,你还真是迫不及待啊,不过,就算有神魂帮助,这万剑诀也不是一朝一夕能够炼成的,就看你对剑的悟性有多强,知不知道怎么使用了。”

鬼老説罢,大手一挥,一道黑光包裹的戒指射出,随后,那戒指中闪现出一幅两米宽的卷轴,随后那卷轴“刷”的一下打开,竟然延伸足有三十米之长。

这幅卷轴,环绕杜雷,将他包裹,在空中沉浮。

只见这卷轴上闪烁着淡淡银光,而在卷轴上,竟然没有一字一画,有的只是那逼人的剑气,似乎随时要从其中溅射而出。

“这几日,我研习了一下万剑诀,你记住,要想修炼万剑诀,化出剑气的数量,是最基础的一步,也是最关键的一步,卷轴会释放剑气,而你能接住多少剑气,就能打出多少剑气!”

鬼老话音刚落,只听“呜”的一声沉响,却是那卷轴之中,足有百道剑气从四面八方迸射,如潮水般,朝着杜雷呼啸而来。

黄冈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黄冈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黄冈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
黄冈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
黄冈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