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千金-益母颗粒車禍后投保人逃逸保險公司打免責牌被判無效

发布时间:2020-02-15 20:35:30

车祸后投保人逃逸 保险公司打“免责牌”被判无效

中新重庆11月27日电(钟宣)发生车祸后,肇事者也就是投保人逃逸现场受害人要求保险公司承担商业第三者险赔偿时,保险公司打出了“免责牌”:事故发生后,肇事者驾车逃逸,根据免除的相关约定,保险公司不负责赔偿而经重庆两级法院审理认定,保险公司没有证据证明已经向投保人明确说明了有关免除条款,因此,有关免除约定不产生效力

肇事者逃逸现场

按照按揭贷款购车的方式,周师傅到一家汽车销售公司购买了一辆轻型小货车

当时,保险及贷款均由按揭公司直接办理周师傅在空白贷款协议、保险认购材料上签字,由经办人员交回公司办理,办好后再将相关手续交给汽车销售公司

由于是代办形式,投保人填写保单时,没有对保险条款相关内容向投保人作说明,汽车销售公司只将保险卡交给投保人周师傅,投保卡上记载了投保人姓名、车牌号、保险日期、保险险种

2011年4月,周师傅在某财险万州分公司(后简称万州保险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及商业险

2011年6月5日晚间,周师傅驾驶轻型小货车,沿滨湖路由西往东行驶而此时,看不见的对面道路上,有两辆两轮摩托车正沿滨湖路由东往西行驶而来

一辆摩托车由邹某驾驶邹某没有依法取得机动车驾驶证,当天也没有按照规定戴安全头盔,而且驾驶的两轮摩托车没经公安机关登记,并搭乘一名人员

另一辆摩托车由阳某驾驶阳某同样没有依法取得机动车驾驶证、没有戴安全头盔其驾驶的两轮摩托车,在保险公司投保了交强险该车核载两人,当天实载三人

当三车遭遇时,周师傅驾车没有实行右侧通行,没有按照交通信号行驶,在与对面来车有可能会车的情况下超车电光石火间,三车相撞在一起,造成邹某重伤,阳某和两名乘员不同程度受伤,以及三车部分损坏的交通事故

事故发生后,周师傅逃逸现场经当地公安局交通巡逻警察大队认定,周师傅承担事故的全部

保险公司承担商业第三者险赔偿

邹某受伤后,在当地和重庆住院治疗,共计用去医疗费近43.56万元周师傅垫付医疗费31.15万元,保险公司支付医疗费1万元,救助基金支付6162.96元

去年7月,经司法鉴定,邹某右侧肢体偏瘫构成道路交通事故Ⅲ级伤残,颅骨修补术后构成道路交通事故Ⅹ级伤残

因赔偿事宜难以达成一致,邹某起诉至当地人民法院,请求判决周师傅、万州保险公司、开县保险公司赔偿损失39.2万元等

法院一审认为,从交通事故发生的原因分析,周师傅驾车是严重违反交通安全法的行为,是造成交通事故的直接原因邹某、阳某无证驾驶、未戴安全头盔、超载,虽然也是违反交通安全法的行为,但不是发生本次事故的直接原因

投保人周师傅只是在投保单上签名及领取了保险卡,保险公司并没有对保险条款向周师傅作任何明示说明,保险合同有关免责条款对投保人周师傅无效

被保险人周师傅要求保险公司向受害人邹某履行赔偿义务,保险公司应当予以赔付为了保护当事人合法权益,减少诉累,对邹某要求保险公司在本案中承担商业第三者险赔偿的请求,法院予以支持

法院一审判决,邹某伤后产生的医疗费、营养费、残疾赔偿金等共计近109.67万元,扣除被告周师傅、保险公司、救助基金支付的款项外,损失余额76.9万余元由开县保险公司在摩托车交强险范围内赔偿1.2万元由万州保险公司在小货车交强险范围内赔偿9万元、在商业第三者保险范围内赔偿20万元由周师傅赔偿9万元

没作明确说明约定不产生效力

宣判后,万州保险公司不服,向重庆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称,周师傅在事故发生后,驾车逃逸,根据《机动车第三者保险条款》的相关约定,保险公司不负责赔偿,请求法院依法改判保险公司不承担第三者险20万元

重庆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认为,保险公司无证据证明对有关免除条款,已向周师傅作了明确说明,且无证据证明周师傅领取了保险条款根据我国《保险法》第十八条保险合同中规定有关于保险人免除条款的,保险人在订立保险合同时应当向投保人明确说明,未作明确说明的,该条款不产生效力的规定,周师傅与保险公司签订的保险单中有关免除条款的约定不产生效力

因此,保险公司上诉称周师傅在事故发生后驾车逃逸,其不应承担商业险的理由不能成立,不予支持

重庆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近日终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原标题:车祸后投保人逃逸保险公司打“免责牌”被判无效

原文链接:

稿源:中国

作者:

孩子吃的感冒药
宝宝积食拉肚子的症状
肌肉拉伤怎么办
孩子晚上咳嗽有痰咳不出怎么办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