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霉运之神 第十六章萨达巫师

发布时间:2019-10-12 22:29:36

霉运之神 第十六章萨达巫师

然而事实总与李贤YY的方向相反,那些孩子不但没有遇见高僧纳头便拜的冲动,反而尖叫着举起手里的木矛随时都要攻击了。

语言不通,根本无法交流。

望着这群上窜下跳的皮孩子,李贤想到的办法只有一个:打一顿叫他们老实了,然后送我去见听得懂人话的族长。

然而还没等李贤眼神示意二营长动手,周围的草丛中突然一阵抖动,从中走出一群手持武器弓箭不下于二百人数的战士。

敌强我弱,李贤识相的立即举起双手表示自己无害。

又见二营长一脸桀骜,用长长手臂一拢地上的石块就是要干架的样子,李贤赶忙阻止。

开玩笑呢?你是准神级的妖兽,皮实肉厚弓箭射不穿也不怕,我站在你旁边不是得被射成刺猬?

而且李贤也从安慕倩口中知道这些妖人大都是能觉醒妖灵根的,跟人类的武者一样能修炼,实力并不差。

万一他们跟二营长打起来结了仇,李贤还怎么传教?

在李贤强制性的调节下,二营长也没有跟他们打起来。

而遗憾的是这两百人里就没能听得懂人话的,被那几个孩童先入为主的叽叽喳喳一通叙说,牛首人身的头人看向李贤的目光便不善起来。

既然被当成了敌人,投降之后待遇自然就变成了战俘和奴隶。

为了以防奴隶逃跑,妖人一族最常用的办法就是把手栓起来,然后被前面的人拉着走。

二营长是一只准神级的高阶妖兽,能够隐藏自己的强大气息不被别人发觉。

那些妖人就以为它是一只普通猴子,贪婪的盯了一眼它并不厚壮的一身肉后,成为奴隶的殊荣自然都落到了李贤的身上。

因为五界山结界的突然消失,妖人一族在外的危险系数都增大了许多,如若无必要事,是必须得在天黑之前回寨的。

为了在天彻底黑透之前回去,妖人们加速赶回高大寨子里的营地,一共约二三十里路也就走了差不多半个时辰。

半个时辰跑那么远,腿短跟不上步伐的李贤几乎是被拖着走的,也还好有二营长帮忙在后拖着脚,不然到了营地估计已经被拖拽的五马分尸了。

才一到营地

,李贤便望见满地绑着妖兽也有人族的木桩。

木桩下一堆堆熊熊燃烧的篝火不断烤红他们的面容,李贤觉得除了是吃人之外,这定是妖人族群古老的巫术。

还没来得及讨口水安抚一下喊得冒烟的喉咙,李贤顿时就被野蛮的妖人绑在了柱子上,这次二营长也没有幸免于难就绑在旁边。

望着越来越多的狗头人身或者蛇身人躯等等奇形怪状的妖人,走出黑暗笼罩的木屋。他们来到篝火旁没有跳舞与欢庆,而是低首吟唱着悲伤的歌曲。

见着这如此奇妙的景象,李贤立即有了不好的预感。

果然,在李贤恐惧的目光下,一个全身笼罩在黑衣下的高大妖人走出,在所有人崇敬的目光中用着权杖一词一句的收割着绑在木桩上生灵的生命。

这么神奇的法术一定是巫术。

可是巫术不应该先要跳唱一段么?还没有祭天就要收取祭品,这也太不合情理了吧?

不管李贤如何挣扎,始终挣脱不了身上的束缚。

就在一个个快轮到他之时,满脸淡然的二营长终于不想再将这无聊的游戏玩下去了,运用并不算粗壮的双臂轻轻一撑身上的捆绑的皮质绳索应声而断。

待它跳到地上,第一反应不是救李贤,反而把猴掌指向那巫师“吱吱”叫着表示抗议。

二营长不是会说话么?这样做意欲何为?

尼玛,老子管你要怎样。你这泼猴,倒是先空出手救救为师啊。

随着那些奇形怪状的妖人团团将二营长围拢,李贤挣扎着时突然感觉到身上捆绑的绳索一松,“噗通”一声摔在地上来了一个狗吃屎。

也不知二营长此刻在积蓄着什么大招,望着眼前越来越大的拳头,这个时候李贤顾不得颜面了,连忙运用起凌波微步狼狈逃命。

围绕着一个八卦阵跑动,次次攻击只能打在衣角,让那拥有满身武力却打不着人的牛首妖人暴躁不已。

李贤一运用内力,熟悉的妖武力立即被黑衣中的巫师探知。

只见他只是一抬手,暴躁而又混乱的妖人群里立即息声,排列整齐而又站立不动的样子好似一群经过严格训练的军人。

虽然那猴子有着地阶巅峰的实力,但已为妖皇中期的萨达巫师自认为它还伤不了自己。

毫无畏惧的越过满眼忌惮实则内心不屑的二营长,萨达巫师两米多的身高站在李贤面前,看孩子一般的俯视道:“你跟天狐那丫头认识?”

好不容易遇见一个能说人话的妖人,能有解除误会的机会,李贤当然会牢牢把握。

当即双手合十,李贤仰着头向那高大巫师执了一佛礼道:“阿弥陀佛,贫僧法号如来,是一名人类。

但别误会,贫僧和贫僧的徒弟都没有恶意。这次前来就是要告知你们,安慕倩施主建造的女儿城已经能平稳发展,叫你们部族选人前去协助呢。

但很遗憾,贫僧来时被你们无故劫持,还差点被这牛首的妖人打死,如若这重要的消息不能告知你们,贫僧心里难安啊。”

虽然眼前的是一个巫师,表示着妖人部族已经有了信仰,但李贤相信自己还是有机会把佛学传进这些脑子并不发达的妖人里的。

而且李贤在装着高僧的同时,也不忘告那牛首一状,简直是一举两得。

能被生性多智多疑的天狐族人信任,那么不管眼前的是人还是妖,都是朋友。

萨达巫师眼中的戒备慢慢消除,也是举起双手放在胸前施展了一个迎接贵客的高贵礼节。

淡淡眼神望了一眼那跪地不断发抖的牛首妖人,叫他自己去领罚。

然后再也不去看他,萨达巫师面对李贤语气和善了许多:“尊贵的客人,吾名为萨达,是西部落的巫。

感谢你能带给我们这么重要的消息。就如你来时看到的一样,五界山屏障消散,我们妖人族赖以生存的地方将会被人族和妖兽占领。

所以我们杀兽杀人祭天之后,将连夜开拔把部族迁移向女儿城,不知你愿意跟我们一起走吗?”

防城港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马鞍山治疗龟头炎费用
湘潭治疗癫痫病费用
防城港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马鞍山治疗龟头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