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杨柳】希望(小说)

发布时间:2019-09-14 09:18:44
摘要:连绵不断的草地,变化无常的天气,一老一少两个穿着灰色军装,头戴八角帽,脚穿草鞋的红军,两个人一匹马,在草地里艰难的跋涉着。
19 5年8月下旬......
连绵不断的草地,变化无常的天气,一老一少两个穿着灰色军装,头戴八角帽,脚穿草鞋的红军,两个人一匹马,在草地里艰难的跋涉着。
年纪大的手里拄着一根一米多长的树棍,走起路来有些蹒跚,年纪小的红军,手里牵着一匹枣红色的马。只听那少年带着埋怨嘟囔道:“副团长,你有病也不舍得骑马,当心身体受不了。”副团长姓李,大名李正道。由于长途奔波患了感冒,再加上缺粮每天只能吃少量的青稞,身体状况非常不好。他看了看牵马的少年笑了笑说道:“放心吧,小鬼我身体棒着呢,再说,那马刚生了小马不久,身体也不是很好。”顺手摸了一下干瘪的干粮袋,皱了下眉头。
被称作小鬼的少年红军叫刘强。他接着说道:“马不就是骑得吗,人总比马重要,要是您身体垮了,怎么走出草地啊,我怎么向上级交代?”李副团长说道:“呵呵,你这个小鬼,小看我,别看我有病,咱俩比比,看谁走得快!”说着他想加快步伐,可是两只脚有些不配合。就在这时,忽然不远处传来几声婴儿的啼哭声。
副团长站住脚,朝着哭声传来的地方看了看,他知道,在这草地里有孩子哭,一定有问题。于是,他招呼着刘强,两个人随即加快了脚步。向着传来哭声的地方快速的走去。
当他们来到一处较高的地方时,只见,一个不满周岁的女孩趴在一个躺在地上的年轻的女红军的身旁在吸吮 ,那 已经干瘪, 上流出的已经不是乳汁,而是乳汁夹杂着血还有一些其他的糊状东西。看上去这个女红军好像是刚刚去世不久,眼睛大大的睁着,望着天空,脸色苍白,没有一丝血色,嘴角上还留着一摊好像是咀嚼的青稞麦样的东西。女孩的嘴角上也留有一样的东西。地上有一个干瘪的干粮袋。
看到这些,李副团长眼里含着泪,小刘已经哭出了声。他们知道这个母亲是饿死的,但是在临死前,把生的希望给了孩子。她知道自己已经没有乳汁了,只好倾尽最后一点青稞麦,咀嚼后,喂了孩子,可是妈妈已经没有力气在将嘴里的青稞麦全部喂到孩子嘴里,就离开了人世。看到他们的到来,孩子哭声更大了。
两个人悲愤的看着这一切,李副团长止住了泪水,抱起了孩子,哄着她,现在孩子饿得已经不行了。他下意识的摸了摸干粮袋,然后摇了摇头,这些东西孩子是吃不下去的。就在这时,一声枣红马长长的嘶鸣,在茫茫草地上传得很远。
这马是老乡送给他们的,当时,李副团长患了感冒,发高烧,浑身没力气。老乡跟红军结下了深厚的感情,非要把一匹刚生产不久的一匹枣红马送给他骑。他坚持不要老乡的马,他想,要了这匹马,那匹刚出生不久的小马就得饿死。那个老乡告诉他,邻居也有一匹刚生产的驴,可以把小马送到邻居家里就行了。这样,李副团长才答应把马留下,他给了老乡十块银元。老乡坚持不要。最后在他的坚持下,老乡才收下五块银元。马身上驮着三支枪,一捆油布,还有几根树棍。那匹马在悠闲的吃着地上的草。虽然人没有吃的,可这草地对马来说可有的是可以吃的东西。
小刘忽然看到了那枣红马肚子下面的鼓胀胀的 ,说道:“副团长,给孩子吃马奶。”副团长听到这里高兴地一拍双手,“对啊,你这个小鬼,真有你的,我怎么就没想到呢!”小刘拿出一个茶缸快速的来到那匹马的肚子下面,就要挤奶。忽然,那马抬起蹄子,把小刘踢了出去。小刘疼的咧了咧嘴,“首长,这马怎么踢人?”刘副团长明白了,原来,这马的 几天没吃了,用力去挤肯定会痛的。
副团长小心翼翼的走过去也要挤奶,刚伸出手触到 ,那马就伸出蹄子要踢他,他迅速的闪开了。看来挤奶的工作是不好进行了。这时,孩子撕心裂肺的哭了起来。副团长看着哭声不止的孩子,忽然灵机一动,他抱着孩子凑了过去。
那马刚要发作,当孩子的嘴凑上去吸吮的时候,一下子变得温顺起来。并低下头用舌头舔着孩子的头,孩子止住了哭声。他明白了,这就是母爱,无论是动物还是人类,都有一种天生的母爱,那是发自内心的东西。副团长把一件衣服盖在了那位母亲的身上,庄严的敬了个礼。
这时,黑云从西北的天空低低的压了过来,天空一声炸雷黄豆大的雨点落了下来。李副团长赶紧跟小刘扎帐篷,刚扎好帐篷,雨就下了起来。看到外面下着大雨,李副团长裁下一块油布给马披上,生怕马被淋坏了。
由于帐篷太小,大雨夹着东风一个劲地吹,副团长怕孩子们着雨淋,便用自己的身体为孩子们挡雨。雨下了一夜,第二天风住了,天晴了,副团长看着熟睡的孩子们,他十分的开心,望着东边红彤彤的太阳长长的出了口气。这时,他惊喜的发现,他们正处在一条河的边上,河对岸竟然有一些石头和几棵小树,他知道,他们马上要走出草地了,由于昨晚下雨,河水狂奔着向东流去。他激动的喊道:“小鬼,我们马上就能走出草地了。”小刘伸了伸懒腰,睁开惺忪的眼睛。忽然副团长觉得头晕,身子支撑不住慢慢倾倒下去。小刘急忙爬起来来到副团长的旁边,大声的带着哭声的喊着:“副团长,副团长,你怎么了?”
过了一会儿,副团长慢慢睁开眼睛坐了起来。小刘看到副团长醒了过来赶紧问道:“副团长,你没事吧。你总算醒过来了。”副团长笑了笑“小鬼,我没事,看好孩子。”这时,孩子也醒了,睁开一双纯洁的大眼睛,看着周围的一切。看到孩子可爱的样子,两个人都开心的笑了。
小刘忽然问了句:“副团长,给她起个名字吧。”副团长,看了看孩子想了一会儿,说道:“孩子是红军的后代,是革命的火种和希望,我们就叫她希望吧!”小刘高兴的拍着手:“好就叫希望。”
副团长想站起来,觉得头发烧浑身没力气。由于长途跋涉行军,没有东西吃,在加上昨晚风雨肆虐,使得病情加剧。他拿过干粮袋,思考了一会儿,看了看滚滚的流过的河水,从干粮袋里掏出了几棵青稞麦粒,咀嚼起来。他知道他必须吃一点支撑着把孩子送过河去,不然自己站不起来了。他把多余的几粒青稞麦又放回到干粮袋里后,将干粮袋交给小刘:“马上走出草地了,希望有奶喝,你吃些,吃饱了好有力气追赶队伍。”
副团长慢慢的站起来,走向那条激流奔腾的小河,小河虽然不宽,但是水流很急。他让小刘抱着希望骑上马,他一手牵着马,一手用棍子试探着水深,小心翼翼的过河。眼看来到小河边,忽然一个大的浪头推了过来,副团长努力的想站稳,水流的冲力也险些把马推倒,副团长急忙用力挡住将要倒下的马,马没倒下,但是他却被卷进了滔滔的河水。临倒下的那一刻,他不舍的看了看小刘和他怀里的希望......
刘强抱着希望,顺着河边去找副团长,可是他再也没看到副团长的影子,他趴到地上放声大哭起来。哭声惊醒了希望,他站起身来,朝着奔腾的河水敬了个礼,大声的喊道:“副团长!!”
然后,刘强转过身抱着希望,牵着马沿着一条红军走过的路朝北走去......

共 26 8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 每一个生命都是有尊严的,也是平等的。当我们抛开那些不真实的身份象征,不真切的职位高低,谁能说谁比谁更重要。在生与死的抉择里,没有绝对的对与错,只有应该与不应该,本能的选择更让人感动。而生命的可贵,不是一个个生命的降临与离开,而是一个个生命的延续,因为这延续,让我们的奋斗、追求变得更有希望。[编辑:风残云]
1 楼 文友: 2016-07-27 16:00:25 长征征文已结束,故按普通稿件编发。 写支言片语记零星感悟
2 楼 文友: 2016-07-27 16:00:40 问好作者,感谢赐稿。 写支言片语记零星感悟
 楼 文友: 2016-07-27 16:01:04 期待您再次赐稿。 写支言片语记零星感悟
回复  楼 文友: 2016-07-27 16:14: 4 感谢云版主精彩到位的点评,问好并握手!孩子营养不良的症状
饮食引起的腹泻怎么办
宝宝流鼻血是什么原因
孩子流鼻血是怎么回事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