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召唤天骄 第七章 海阔天高

发布时间:2019-12-04 17:55:53

召唤天骄 第七章 海阔天高

“把救生浮环统统毁掉,一个不留!”

“各自稳住,扼守要道,胡乱冲出的,格杀勿论!”

“水靠就位,石磊,你带人下去,别让他们有临死一搏,凿穿船体的机会!”

庞毅立于船头,指挥若定。

江天卫以五人为一伍,二伍为一火,五火为一队,十队则为一卫,共有千人之数。

庞毅身为队长,已是管理层,权柄不小,更兼性格沉重,此次才被委以重任。

然而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下一刻,船舱门被狠狠踹飞,三人大摇大摆地走了出来。

为首的少年云清风淡,闲庭信步,手中提着一根……烧火棍子?

庞毅先是莫名其妙,随后却满意地点点头,笑道:“你很识趣,放下武器投降吧,我们海龙帮一向善待俘虏。”

楚枫也笑了:“你们善待不善待俘虏我不知道,讲笑话的能力倒是不错,够解闷了!”

庞毅脸色一沉,喝道:“小子,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楚枫冷冷地回应:“之前的景希尘也是这样,有笑有叫的,走的时候却很安详。”

庞毅瞳孔一缩,失声道:“景希尘死了?”

景希尘是天禽门灵鹤子坐下大弟子,功力深厚,能耐非凡,在丽阳、定原两郡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居然被眼前这名不见经传的小子杀了?

此时楚枫踏步而出,柔和的月光洒下,为他披上一层银辉,他烧火棍一扬,斜指天穹:“所以别说本公子欺负你们,我就站在这里,来射我啊!”

庞毅怒极而笑:“好!好!好!”

谁不知江天卫神射无双,海龙帮的赫赫威名甚至有一小半是他们打下的。

这小子若真有本事杀了景希尘,冲上来贴身搏杀,尚且还有赢面,谁知他竟托大到主动让他们放箭?

这简直是蔑视!

既如此,满足他!

“放!”

伴随着庞毅的暴吼,早就暗暗瞄准楚义的江天卫随即松开手指。

区区数箭齐发,却呼啸出千箭万矢的恐怖气息,灭绝狂澜,箭还未至,冰冷刺骨的锐气已从不同方向穿透了过来。

“少爷快躲啊!”

小玥瑟瑟发抖,楚义的瞳孔也收缩到极致。

但楚枫却笑了笑。

笑容很干净。

然后他举棍。

刺出。

这一刺歪歪扭扭,速度忽快忽慢,走的似乎是剑法的路数。

但紧紧盯着的庞毅却能确定,绝对没有哪门哪派的剑法会这么丑陋,连乡下人的庄稼把式都比它更虎虎生威些。

可庞毅甚至没来得及松一口气,这不成模样的一剑已是悠然一斜,搭在了第一支如电箭矢的箭头上。

这一刻,粗与细,慢与静,形成了极致鲜明的对比。

可不见棍头如何动作,那根箭矢就偏移了方向,正打在了旁边第二支的箭矢上。

然后第二支撞向第三支,第三支敲飞第四支……

楚枫的动作是那么地清晰分明,只是潇洒地旋转一圈。

结果又是那么震撼人心,方才还呼啸出死亡风暴的箭雨,已经横七竖八地插入甲板上。

这一刻,庞毅眼睛险些要从眼眶中凸出来,如见幻觉。

“放!!!”

但训练有素的他依旧声嘶力竭地大吼,令行禁止的部下也立刻弯弓搭箭,进行第二轮齐射。

这一次江天卫又有一伍赶到,每人甚至都是三株连射,真劲鼓荡,共计三十支箭矢呈天罗地,将楚枫每一个可能的躲避角度都彻底封死。

可惜没用。

楚枫依旧是疏忽一卷,自然而然地划了一个圈,如飞蝗般的箭矢便融入剑影当中。

平平淡淡,化腐朽为神奇。

“怎么会有……这样的剑法

?!”

庞毅疯狂摇头,完全接受不了这么丑陋的剑法会有如此威力。

他却不知,独孤九剑本来就无固定招数。

剑招可以使得潇洒优雅,也能用得笨拙丑怪,威力一样奇大,其要点在意不在招。

而楚枫在提起烧火棍的那一刻就决定了,要用最丑陋的动作,造就最震撼的效果。

如此,才能彻底摧毁对方的战意。

三纵三擒,心理战术,向你们学习,我也会!

“宽宏大量的本公子,给了机会,可你们的弱小却在玷污我的神剑!那就别怪本公子大开杀戒了!”

果不其然,这一轮箭羽后,江天卫已经是信心全无。

越来越多的红头巾气势汹汹地冲上来,面色如土地退开去,整个场面显得混乱而滑稽。

目睹着楚枫的飞速逼近,庞毅面容扭曲,几经迟疑后,终于大吼道:“撤!”

聚元境的武者单打独斗,绝对称不上强者,江天卫最强的箭术已被对方轻描淡写地破去,显然实力差距大到单方面屠杀的地步,继续硬抗的下场唯有—死。

他们不是天禽门,实在没有必要与楚枫拼个你死我活。

眼见江天卫逃跑,楚枫目光一厉,就要趁势杀敌。

不料这时,江小鱼突然道:“你是想逃两三个晚上,还是逃上一个月?”

楚枫请教:“怎么说?”

江小鱼道:“想逃两三个晚上,就趁机大杀特杀,若是想逃得长久,就留这些人一命。”

楚枫想了想,微微点头:“我明白了,手下留情,能引发天禽门和海龙帮之间的猜忌。”

今晚的楚枫,是在创造以弱胜强的奇迹。

而奇迹之所以是奇迹,就因为它不可复制。

试想,等到海龙帮将这份战况告知时,天禽门会相信吗?

这完全不合理啊!

如果楚枫真有那么厉害,之前也不会如丧家之犬,被追杀千里了。

而江天卫的只伤不死,无疑会加大这份怀疑,让天禽门认为,是海龙帮贪图楚枫身上的秘宝,杀了景希尘,再演了这场戏。

如果这两个庞然大物互掐起来,楚枫的逃亡之路势必有更大的腾挪空间。

于是乎,楚枫轻蔑一笑,不再追赶,而是立于船头,大模大样地呼喝命令,让船工靠岸。

噗通!噗通!噗通!

眼见江天卫都狼奔豕突,四散而逃,到得后来更如下饺子般不断往江里扎去,那些只是普通弟子的船工更不敢违抗。

“海龙帮,宋秋声……”

眼见那飘扬怒张的海龙旗都软软地耷拉了下来,楚枫抚摸着旗杆,身后突然传来江小鱼的声音:“梦好像要醒了。”

“天下无不散之宴席,我们定然还有再会之日,小鱼儿,保重!”

楚枫闻言露出一丝不舍,赶忙将北冥神功的口诀念诵,江小鱼仔细聆听,很快便若有所悟。

“人所以为万物之灵,是因为智慧,并不是力气,若论力气,连匹驴子都要比普通人强。”

这时,江小鱼的身体已经不由自主地飘起,越飘越远,最终融于水天一色中,只有清悦的声音传来:“多用智慧,再见之时,可别缺胳膊少腿哦!”

“哈哈,一定!”

两人告别,却是看得楚义和小玥莫名其妙,但见楚枫卓然而立,在月色下直如神仙中人,又不禁目现异彩。

而下一刻,楚枫回过头来,舒展着双臂大笑道:

“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靠岸了,我们走!”

汉中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汕头哪家医院治疗包皮过长好
大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预约挂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