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无痕相思 纯属恶搞

发布时间:2020-01-18 04:53:55

无痕相思 纯属恶搞

“龙腾?你姓龙,这个姓好像不多见啊!而且好像是龙之国的国姓。”柳文轩听到有点惊奇,没想到自己刚认的小弟竟然姓龙。龙之国是整个大陆上最强的国家,有东方巨龙之称。而且龙姓是龙之国的国姓,非常稀有。凡是姓龙的非富则贵,在龙之国都是很有地位的人。

“嘿嘿,大哥,你很吃惊吧!我就是当今的真龙天子――龙腾是也!哈哈……”少年两手插腰毫不夸张地笑道,仿佛世间就他最大。

即使冷酷如冰的柳文轩的头上也出现了阵阵黑线,用衣袖擦拭额头的冷汗。忍无可忍无需再忍,柳文轩跑上去对正在狂笑的少年直接就是一个暴栗,“砰!”十分干净利落,少年保持着刚才的帅姿跌倒在地,嘴形还保持着狂笑的模样,只是没有声音了。

“没有人教过你,做人要低调嘛!谦虚是我们应该学的基本礼仪……”柳文轩手握拳头慢慢地说道,“即使撒谎也要实际一点,你说出去谁信啊?真是丢我的脸!”

少年被闪电袭击,听到柳文轩的话也是一阵暴汗,“什么叫丢你的脸?你这分明是教我说谎要逼真一点而已。”少年无辜地想着,可是就是不敢反驳,老大的力气还真是大,好痛!

看着少年一动不动,也不反驳,甚感满意,徐徐地说道:“这才像话,做人要低调,知道不?”

“知道了……”少年有气无力地回答,慢慢地从地上爬了起来,心里还是有点不服气,“可是,我……”话还没说完,又是一个暴栗,声音清脆漂亮。

柳文轩很是满意刚才的杰作,舒心地说道:“大哥说话,小弟不可以插嘴,知道吗?”声音很轻,但是其中的威胁之意连傻子都听的出来。

少年彻底无语了,自己认得是什么老大啊?整一个暴力分子,自己的命这么就这么苦啊!

柳文轩想起了书中的片段好像就是这么演的,于是就照做了,做老大就是爽啊!要是少年知道柳文轩的想法不知道会不会拿把刀砍死这个才人的老大……(小孩子,千万不能看络小说!!!)

……

柳文轩小时候是很风趣的,只是这些年没有人说话,让他都忘了这些。少年也是很风趣的人,话语间谈吐不凡,但又不失幽默,是柳文轩的童心大发,忘记了烦恼,也忘记了仇恨。

两个少年就这样开心地笑着慢慢地走着,离开了小镇,来到了镇外的树林里,虽然这里没有小桥流水,但是春天的气息一览无遗,没有镇里的吵杂显得格外清净。

“春guang无限好啊!”少年忍不住舒发了一下心中的感慨。

突然少年感到一阵冷颤,只见柳文轩在用白痴的眼神看着自己,快速地移动脚步,一脸不屑与自己为伍的表情,摇着头说道:“别跟别人说你是我小弟,真是没水准!”

“那大哥,听你的高见!”少年缠ian地说道。

柳文轩清了清嗓子,装作诗人模样,神情陶醉地说道,“春天还是无限好,只是美女还是少!”

少年直接跌掉,手脚抽筋,彻底无语……

少年拼命地站了起来,走进柳文轩的面前说道:“大哥,我们好像还未成年了,现在谈论这个问题是不是太早了?”

柳文轩投来又是一副白痴的眼神,“你不是地球人啊!没听过人不风liu往少年啊!切……”悠闲地走开了。…

少年头上黑线直冒,我忍,我忍……

柳文轩哼着小曲,开心地在前面游荡,身上背着的那个重大的箱子让跟在后面的龙腾很是好奇。

龙腾终于没有忍住心中的好奇心,跑上前去讨好地微笑,笑的那么暧ei,有点淫荡!

柳文轩看着冷汗直冒,赶紧说道,“你想干什么?我不是背背山的!”

龙腾的笑容顿时冻结,连声叫道,“大哥,你是什么意思?我是一个正常的男人,不是你想的那样,要不要验明真身!”

柳文轩呼出了一口气,心中的担忧终于放下,连忙质问,“那你没事笑那么淫荡干吗?”

“我那叫真诚的微笑,充满了对老大你无限的尊敬,有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又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也!”龙腾馋绵地说道。

柳文轩切了一声,显得那么不屑一顾,“,你想要什么就直说,不要拐弯抹角,不是个男人!”

龙腾感到自己的自信心正在一点点地被这个老大消磨殆尽,但心里告诉自己要坚持,“大哥,能不能告诉我箱子里装的是什么宝物啊?也让小弟我看看眼界。”

柳文轩东看看西看看,然后把头直接伸到龙腾的面前,轻声地说道,“你真的要看?”

龙腾看到柳文轩这么神秘,认定箱子里装的一定是宝物,而且是非常珍贵的宝物,要是自己能够把它拿来,就发大财了……龙腾自然地奸笑了起来,但是还是尽力克制住了,用力的点点头,表示真的很想看。

“你真的很想看?”柳文轩慎重地再次问道。

这更加肯定了自己的判断,里面一定是宝物,于是更用力地点了点头。

“那……”柳文轩在那里迟疑不定,似乎正在做思考。

龙腾看到希望来了,赶紧上前说道,“大哥,我只是远远地看一眼,没有任何非分之想,请你放心,我是谁啊?你最最忠诚的小弟啊!也是你的第一个小弟啊!”

柳文轩再次转头四处看看,谨慎地说道:“好,就只能看一眼,多一眼都不行啊!”

龙腾赶忙点头答应,像诚实的公鸡快速地点头,心中更是笑翻了天。

龙腾紧盯着和柳文轩的动作,一刻也不敢放松,正当柳文轩要打开的时候,突然听到一声“美女!”龙腾四处张望,可是却没有看到,别说美女了,就连母猪也没有。

龙腾转过头来的时候,看到柳文轩已经开始把箱子背到身上了。机会就这样失去了。龙腾想在这里呼吁“机会只有一次,曾经的我因为一声美女而失去了发财的最好机会,我很后悔,要是老天给我再来一次机会的话,我想说……”

“哎呀!”柳文轩一脚踹到了龙腾的身上,“收工了,没看到人都没影了吗?”

“啊!”龙腾左看看后看看,“好像真的没有人影了,真是的,浪费的感情!”

……

龙腾和柳文轩继续向前走去,走到了河边,河里的河水清晰见底,鱼儿在里面游动都能看的一清二楚。

龙腾冲到河边,用手把清凉的河水往脸上泼去,河水洗去身上的风尘,也洗去了赶路而形成的疲倦,喝了一口河水,情况舒爽。“好爽啊!”龙腾忍不住叫了出来。

“大哥,你也……你在干吗?”龙腾问道。

“你没长眼睛啊,我在洗脚啊!”柳文轩一副理所当然的说道。…

河流的自上游向下游流去,这是千古不变的。可是龙腾就偏偏处在下游的位置,想起刚才喝的水,洗脸的水,龙腾的胃里有点翻江倒海,脸变得很青。

“小弟,你怎么了,脸怎么都绿了,是不是帽子戴多了?”柳文轩一脸无辜地问道。

龙腾真想破口大骂,可是胃不听话,里面的食物都堵到了喉咙,尽力忍住,可还是失败了,食物冲出了喉咙由嘴里倒进了河里。

柳文轩看到了,摇头说道:“真是败类,竟然污染这么干净地河流。我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小弟,哎!我看要不是我收你就没有人会收你呢!正所谓我不乳地狱谁乳地狱,阿门!”

柳文轩穿好了鞋袜,摇着头叹着气离开了……

龙腾眼睛流着泪,心里也流着泪。“别人认大哥都可已吃香的喝辣的,为什么我就是这么衰呢。天啦!”龙腾在心里狂喊道。

龙腾躺在地上望着柳文轩远去的身影,渐渐地龙腾觉得大哥的身影总是这么伟大……

什麽时候我也能当大哥啊?

(写着写着不知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可能感觉我的气氛有点凝重,就当找点乐子吧!呵呵……)

湘东区人民医院怎么样
青岛市胶州中心医院怎么样
癫痫病医生
昆明癫痫病最正规的医院
温州治疗牛皮癣价格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