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圣女之路 第537章 云之始

发布时间:2019-09-24 19:47:00

圣女之路 第537章 云之始

大宋以雷电魔法著名的很多,但如今能挡下李昊的雷电魔法师唯有雷天化而已。

老实说,雷天化一行仅仅是五人,还有坐骑代步,花四天从洛阳来到这里,已经不算快了。事实上,在临近太原的路上,他也收到了太原可能被攻陷的假消息,但他艺高人胆大,决定怎么都要亲眼看一下才肯罢休。

于是乎,他一路硬闯,直接撞破了许多子虚乌有的迷雾。而就在他来驰援陈暮云一军之前的半个小时,他还闯入了太原,揪住了保守不作为的城主和守将责问一顿。

最终的结果,是他带着城中的主战派士兵出城,一头冲入了那漫天的沙尘之中。

“统领阶吗?”

看出雷天化的八阶初级魔力,李昊龇牙一笑,左手猛地就是一挥,手肘处凝练出一把三米长的砂制镰刀,直朝雷天化。

“雷家拔刀术第五式,雷光一闪!”

雷天化迅速拔刀,金光随着快得化为幻影的手臂甩出,随之和镰刀的锋刃狠狠地交接在一块,在空中爆出分不清是土黄还是金黄的耀目光辉。

“不错,比那些空架子强些。”

借着爆炸的冲击力“概念”,李昊迅速倒飞回地上,乍看留在空中的雷天化好像赢了这一次碰撞,但离他最近的陈暮云发现雷天化是浑身都震麻了,一时半会动弹不了。

“不用担心,敌人要退了。”

正当陈暮云想要把雷天化传送走,却听到他发来传音。

正如雷天化所说,尽管占上风,但李昊没信心迅速解决雷天化和拥有转移能力的陈暮云,而在战斗的时候,他就已经察觉到太原军在赶来。李昊不是神,不可能猜测到雷天化带来的人并不多,而且就算只是数千人,加持在雷天化身上,就有可能让他损兵折将——很抱歉,他是来烧杀抢掠,争地盘的,意气用事不得。

更何况,主动权在他这边。

“勇士们,我们走!”

落下地面的李昊大吼一声

圣女之路  第537章 云之始

,就这么跃上坐骑,头也不回朝着北方行进。

是的,行进,连突围都算不上,陈暮云的军队根本形成不了有效的阵型去阻拦他,而他们在各个中级军官组织下发起的零散攻击,这支银色铁骑轻描淡写就抵挡住了。

最终,这次两千对抗一万的战斗,李昊仅仅留下三十具尸体便扬长而去,这之中有一个还是他自己杀的。

而陈暮云这边,当场就阵亡了数百人,重伤不下三百人,即使不用细数也可以得出伤亡过千这个数字。

尽管这些精锐出身的士兵依旧战意十足,没有多少畏惧,但很明显——

这是一次惨败。

……

“真是太可惜了。”离开到宋军追不到的地方,李昊有些遗憾地说道。

他当然不会是可惜那死去的三十人,为胜利而牺牲是古蒙最光荣的事,即使星辰之力已经开始变弱,他们也一定会得到星辰的祝福,回归天际,没什么好悲伤的。

李昊真正遗憾的是没能抓到陈暮云,当然,手下的将领也对此有疑问,当然,他们用了不惹怒李昊的方式来问。

“很简单,那人的能力是我这种类型的大敌。”

李昊说这话时特意扫了众将一眼,众将顿时毛骨悚然,再也不敢提及这事,生怕冒犯到李昊的权威。

只不过李昊在试探之余,却是道出了自己的真心,他的作战风格,以及魔法流派都是被陈暮云克制的,不过比起担忧,李昊实际是在想另一件事。

有趣。

采用这种作战风格的古蒙将领不在少数,也的确充分发挥了他们在魔力上的优势,但扪心自问,会有这样的热潮,不过是跟风的结果。

跟谁的风?比起铁木真那样令人看不到背影的存在,各国的汗王,大统领更多是在追逐那个看得到却追不上的身影。

“呵呵,尓朱永啊,真希望能看到你吃瘪的那天。”李昊道,脸上的表情古怪至极,似在咬牙又似在作笑。

只不过听到李昊自语的近卫却一点都不觉得奇怪,因为古蒙大部分统领阶以上的大人物在提起尓朱永时都估计会是这样的表情。

因为强大,所以遭人嫉妒。

……

“那人不比姜大人弱。”

姜大人当然就是凭借内战稍微有了点名气的姜水天,之所以用这种说法是他的黑点还是很多,当然他本人也没有解释的打算。

雷天化可以说是一个有些耿直的人,尤其是在尴尬的场合,他说出的话非但没有起调剂的作用,反而让人更加心凉。

所幸的是,陈暮云的心凉不是因为雷天化的直接,而是因为看到自己部队的惨状。

没有像心兰这样的近乎无限魔力的圣疗师会怎样?简单用脑子想想都能知道会很惨,但没有亲眼看见,这一切都仅是停留在想象的层面。当然,你说在云州或者更早的时候陈暮云就看到过,可是死掉和治不好的人是回不到云州城的,以往的伤亡也没有那么多。

更重要,不是他的部队,不是他熟悉的人。

看着一道道还算熟悉的面孔在哀嚎,看见部分人倒在地上再也无法起来,陈暮云觉得自己的心似乎被什么紧紧攥住了,然后涌出无尽的愧疚。

这一切,都是他的错,都是他不够成熟的错。

而就在他独自悲伤的时候,不少军官们走了过来,一旁的雷天化本以为这是来道谢的,不料为首一人上来就给了陈暮云一拳。

“你干什么,你这还算一军之主吗?!”

更多的人就要围上去,雷天化和浪青连忙上去阻拦,但这些人还不罢休,继续大声骂着。

“你是主将来的,你的职责是保护自己!”

“为什么不肯抛弃我们?你以为我们会就此感激,我呸,老子当兵那么久还没怕过死!”

“我们的职责就是作战,不是被拯救!”

雷天化和浪青的力气逐渐变小了,他们从未见过这样的“辱骂”。

陈暮云也没见过,但悲痛到底的他却是怒了。

“闭嘴,你们死了还怎么洗涮罪名!”

说没有半分通过牺牲自我来赎罪,甚至自我满足的心思,那一定是假的,不少选择牺牲的人都有这样的心思,并非否定他们伟大,只是认真去剖析其中的真实,而陈暮云毫无疑问就是怀着这样的心思以及也许侥幸逃脱想法的人。

但他没有想到过不被领情,还是以这样的理由。这三个月,也许他没有在这群人心中树立领导的地位,但他自问已经成为他们的熟人,甚至朋友。长久以来的交谈当中,这些人都有意无意透露出自己对立下功业,洗涮罪名的渴望。

但死了,可就无法看到这一切了啊,为什么这些人一点都不珍惜自己的性命。

“因为我们想要高昂着头颅活着!”不知谁喊了一声。

陈暮云愣了下,随后扫视起周围的目光。

这是愤怒的目光?

不,绝对不是。

他们真的没被陈暮云的牺牲打动,也许有觉得牺牲是造作的人存在,但这种人绝对不会在这支部队之中。

他们是因为被打动了才会如此激愤,他们承认自己小看了陈暮云,以为他比那种躲在后方的胆小怕事、手无缚鸡之力或只知道瞎指挥的所谓“智将”。

但他们也看出了陈暮云小看他们,小看他们的觉悟,小看他们的志向,甚至……小看自己!

没有谁的命天生就不值钱,只有不尊重自己生命的人!

他们都怕死,是因为有比生命更重要的目标,才有了随时牺牲的觉悟,但那绝不是送死!

他们之所以能不放弃,是因为他们在尝试用比牺牲更好的方法去作战。

只想保全性命的士兵是不合格的士兵。

只想获得胜利的士兵是合格的士兵。

唯有两者都想要,甚至想要更多的士兵,才是优秀的士兵。

他们是怎样的部队,他们是曾经的岳家精锐,大宋最优秀的部队!

他们想要拥有一切!

愤怒的目光?

当然不是!

“原来,真正值得同情的是我吗?”

陈暮云苦笑道,随后仰天一叹。

一直以来,心兰、李药师等人对自己的担心也是这个吧?

他太想改变了,结果只能邯郸学步,可是心兰那时也不成熟,更不要说他这个粗劣的模仿者了。

而且,他的世界也实在是太过狭窄了,他那玩命的牺牲,他努力来北方参军,为了什么?不过是为了得到心兰的认同,不过是为了尽可能追上她的背影……啊,不知不觉,他在前进中看不到别的风景了,也变得看不透本质了。

心兰真正远胜他的,是那强大的实力、威望还是名气吗?

不——

陈暮云低下头,对着众人深深一躬。

“对不起。”

然后抬起头,用一扫迷茫的坚毅表情说道:

“下一次,我一定会带领大家获胜。”

是的,真正重要的是。

……

黑夜当空,时针轻轻跳过了一天间隔的刻度,来到了4月16日。

这个平常的日子里,大宋和古蒙的局势并没有多少变化,但有一支军队却在悄然地进行着蜕变。

当然,更重要的是,某个人开始变得不再只为一人而战。

属于那个华夏之国的长夜还仅是开始,但象征黎明的星光,已经开始闪耀。

广东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
南通治疗前列腺炎方法
宁夏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沈阳脑康中医院专家出诊表
石家庄全博口腔诊所口碑咋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