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寻秦之龙御天下 第两百一十四章 终有离别

发布时间:2020-01-16 20:07:44

寻秦之龙御天下 第两百一十四章 终有离别

因为魏无艳怀孕的事情,田步乐又多留了两天。三天后,田步乐终于收拾停当,到了必须要离开的时候。

他在大梁的时日虽然不多,却认识了不少的朋友。符毒提前一天离开了大梁,不过却执意留下了一百楚墨的剑士。项少龙在得到后,害怕夜长梦多,已经在两日前离开大梁,和项少龙一起离开的还有赵雅。田步乐知道赵雅不能放弃赵国的一切,虽然想要挽留,可是终究还是没有説出来,他脑中还记得赵雅那欲语还休的眼神。

田步乐一行人两百墨道剑士,加上众多女眷,从信陵君缓缓向大梁城东门行去。

韩非、邹衍、朱亥、乐刑等人都来送别,众人一直送他来到了大梁的东门朝阳门,田步乐便劝説众人回去。

韩非很是惋惜道:“那日听完……步乐公子的一番宏论,韩非真是自愧不如。本想…改日向步乐公子求教,没想到步乐公子来去匆匆。”説着,竟然动情的眼睛都红了起来。

田步乐搭着他肩头,笑道:“不要那么婆婆妈妈,我们还会相聚的。哈哈。”

韩非笑了笑,道:“韩非…差diǎn忘记一件事情,我有位师弟,名叫…李斯,才思敏捷,见解出众,学识甚至超过我。可惜因为出身低下,一直无人重视。我想把他推荐给公子,不知公子意下如何?”

“名叫…李斯?”

田步乐惊讶道。

韩非被田步乐表情下了一跳,结巴道:“是叫李斯,怎么了?”

田步乐抓住他的手,喜道:“我早就听説他了,一直很仰慕呢。快diǎn让我来见我吧。”

李斯的大名田步乐自然知道,辅佐未来的秦始皇,灭六国,一统天下。他出身低微,年轻时是个掌管文书的xiǎo吏,也算个金饭碗。有一次,他看到厕所里吃大便的老鼠,遇人或狗到厕所来,它们都赶快逃走;但在米仓看到的老鼠,一只只吃得又大又肥,悠哉游哉地在米堆中嬉戏交配,没有人或狗带来的威胁和惊恐。于是,他发出了这样的感慨:“一个人有没有出息,就如同老鼠一样,是由自己所处的环境决定的。”李斯认为人无所谓能干不能干,聪明才智本来就差不多,富贵与贫贱,全看自己是否能抓住机会和选择环境。为了达到飞黄腾达的目的,李斯辞去xiǎo吏,拜拜了金饭碗,到齐国求学,拜著名大学者荀况为师。

韩非笑道:“步乐公子竟然……早就听説我李斯,真是没想到呢。他目下正在荀况老师门下研究各国法律和政策,以求得国家强大之道……哦,嫣然xiǎo姐也来了。”

田步乐猛然回过身来,见到一身盛装,美得像天上明月的妃嫣然,正缓缓走向自己。

纪嫣然一身白色的衣裙,漆黑柔顺秀发直达腰际,头带紫色的束发,露出白日鹅一般优雅斑斓的雪颈,纤细的腰肢用丝带束的,似乎一只手就能握住。她的一双秀目望着田步乐,嘴角含笑,带着万种风情。

在场的男人几乎都看呆了,他们从未看到过纪嫣然如此醉人的一面。

田步乐迎了上去,两人四目相接,纪嫣然眼中流露出无限的爱意,他也情真意切的垂头在林婉晴耳边説道:“嫣然,你今天好美…我好爱你!”

昨夜他还涌入她,他像一个无敌的勇士一般,一遍一遍地碾过她的柔软如氺的身子,又仿佛重甲骑士掠过原野,长枪挑开草丛,马蹄陷进沟壑,踢起一汪浊水,他深深地吻着她,纪嫣然,她的身子里,纷落如雨,飞溅起一片苍莽的水色,一片水色的柔情包裹着他。

纪嫣然先是静静地看着他,他是这般的迷人,身上的气味,还带着血丝但精神奕奕的眸子……纪嫣然忍不住纵体扑入他的怀中,道:“田郎,我也让爱你!”

众人震惊了。他们心中的女神竟然主动的扑到了一个男人的怀里,这就像一个石头砸进了沸腾的水里一般,溅起了无数滚烫的水花,烫伤了无数颗男人的心。

田步乐和纪嫣然四目相对,含情脉脉,他diǎn头垂头,张嘴擒住她香艳柔软的唇瓣,灵动的舌头轻车熟路的伸了进去,在她香润温暖的娇嫩口腔中移动撩拨,恣意吮吸,吞津饮液。

鼻间萦绕的淡雅清香和嘴里芬芳甘甜的滋味让田步乐越吻越深,索取,霸道,狂野,纪嫣然柔若无骨的娇躯瘫软在他温暖的怀抱中,任由田步乐予取予夺。

天啊,纪嫣然竟然被一个男人如此的拥吻!大梁城的男人一个个心碎了,如同进入了冰冷的荒原,被冻成了一个个冰雕,然后一块巨石翻滚着袭来,将这些冰冻的心砸成了碎片。

城门口顿时一片寂静,好像一切都禁止了一般。

过了良久,田步乐这才松开了纪嫣然。他这样做实际上是在宣示对纪嫣然的“”,这个时代礼教的束缚还很少,男女接触自然不会被严格禁止,不过像他们这样当众接吻,确实极为大胆的。

赵倩因为身份不易暴露,被他藏在了马车内,否则定然会大为吃醋一番。

纪嫣然被他如此亲吻,清醒过来后才感觉到满脸的羞意,只好把头埋在田步乐的怀中,不敢抬起来。

这时,通往城门的大街上出现了一阵喧哗,只见信陵君的车驾正缓缓驶来。

众人的注意力被全部集中到了当今的魏王信陵君身上。

信陵君从马车上下来,他的身侧跟着冯信和谭邦。冯信现在已经完全得到了信陵君的信任,田步乐却听説冯信前日刚把自己的妹妹送进宫。

信陵君来到田步乐面前,一旁有着端着银盘,盘子上放着两只杯子和一只酒壶。

信陵君亲自倒满了两只杯子,道:“步乐,本王祝你一路上顺丰。”

田步乐从信陵君手中接过酒杯,笑道:“步乐也祝大王能将魏国治理的更加强盛,人民富足。”

两人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相视一笑。

田步乐眼看时候已经不早了,便主动和众人一一道别,之后跨上了一匹骏马,一提缰绳,马儿向着城门行去,后面的人紧紧的跟了上去。

城头上,众人还站在城头上望着田步乐远去的方向,此时已经只能看到田步乐队伍形成的一条黑线。

谭邦在信陵君身旁,低声道:“君上,真的要这样让他离开吗?”

信陵君diǎndiǎn头,淡淡道:“雄鹰的归宿是天空,由他去吧。何况他还是我姐姐未来孩子的父亲呢。”

谭邦回头看向站在远处的魏无艳,魏无艳直到田步乐离去后,才出现在城头上。此刻她双眸凝望着远处,双手放在xiǎo腹上,晨辉洒在她的秀丽的脸庞上,充满了一种母性的光辉。

北京北城医院电话多少
南京肛泰医院是正规医院吗
蚌埠治疗妇科医院哪好
赣州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河北治疗牛皮癣哪家医院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