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永镇仙魔 第五百六十八章 死在离你更近的地方

发布时间:2020-01-16 22:12:34

永镇仙魔 第五百六十八章 死在离你更近的地方

如果不是因为打不过,林骥麟早就翻脸了。勾陈是谁,勾陈是天府大陆上现在最强的半神,所以何须给林骥麟面子。更何况,林骥麟能恢复到现在,都是勾陈所赐。

一想到面前这位爷是对自己有再造之恩,林骥麟安慰自己说在打得过他之前,还是不要和他翻脸了。不过这个自称为神的男人好像来的很奇怪,突然之间就出现,以前从不曾感觉到这世界上还有这么强大的存在。难道说上古之战的传说是真的?上古之战后,再无神灵。

“您救了我,我有什么是可以帮您的?”

林骥麟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

勾陈看了他一眼,对于林骥麟的脸皮之厚倒是有了新的认识。他问林骥麟你比国师强在哪儿,林骥麟不回答反问他您有什么需要我帮您的。勾陈需要林骥麟帮什么?林骥麟正因为很清楚勾陈这样的强者根本不需要他做什么,所以才会这样问。

勾陈笑了笑说:“真是不好意思让你失望了,还真有件事我要你去做。我把你召唤到这儿来,第一是对控制你的那个人感兴趣,第二是为了不久之后见一个人做准备。我想知道我要见的这个人到底值不值得我去见,而评价一个人是否够高度唯一的衡量办法在我看来就是他够不够强大。”

勾陈道:“我离开这个世界已经太久了,曾经我的手下可能一个都没有活下来。事实上,如果我还在天府大陆的话,你们人类传颂的那场远古之战最后谁胜谁负只怕就要改一个结局了。因为我对神兽荒兽的喜欢,远比对你们人类的喜欢要多的多。可以说,我一点儿也不喜欢你们人类。”

林骥麟心说,难道你真的不是一个人?他有这样的疑问,不代表他不承认面前这个家伙真的是神。可是林骥麟始终固执的认为,所谓神的传说,不过是被神话了的修为逆天强大的人。在他看来,关于神的诸多传说可能都是假的。神就是一个在上古时期天元最浓郁的时候,修为达到了恐怖高度的修行者。

其实以修行者三个字来解释神的存在,未必不正确。只不过神真的不是在天府大陆修行而已,而是在另外一个修行者更为强大的世界。

“需要我做什么?”

林骥麟问。

勾陈道:“不久之后来见我的这个人,我很不喜欢他。所以不希望他光鲜亮丽的出现在我面前,我想让他看起来很狼狈的到来。因为我的部下已经全部死掉了,而你是大楚的皇帝,你能调用很多力量来为他设置阻碍。你可以让他吃亏,让他受苦,我不管你用什么法子去折磨他,我都想让他伤痕累累的来。”

“可是”

勾陈的眼神忽然凌厉了起来:“你却不能杀了他,任何人也不能杀了他,因为我要自己动手。如果你或者你的人不小心把他弄死了,那么我就去把这个世界上所有姓林的都弄死,不管和你有没有关系,只要是姓林的就绝不会活下来。”

林骥麟的肩膀不由自主的颤抖了一下,他知道这位爷绝不是在开玩笑。能够在东海距离天枢城这么遥远的地方,轻而易举的破开国师留下的封印法阵,还能破开宁破斧的天地大阵,更是能靠着一丝一缕的残魂就让恢复过来,这种实力,绝非林骥麟可以抗衡的。

“我知道了。”

林骥麟犹豫了一会儿后说道:“可是一旦我回去找到自己的手下,那么就极有可能被国师知道。现在的我绝非国师的对手,万一他把我杀了”

勾陈冷哼了一声:“别在我面前耍这些没用的心机,你想利用我去杀了国师?那是你和他之间的事,我说过,我对你们人类没有兴趣,也很不喜欢。你们之间的自相残杀,我倒是乐得当戏看。每天都已经很无聊了,看你们这人生百态倒是一种消遣。我最后再说一次,如果你喜欢在我面前耍心机的话我也不拦着,但什么后果你自己应该很清楚。”

林骥麟连忙点头:“我记住了。”

身为大楚的圣皇,而且自认为是最优秀的大楚圣皇,林骥麟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气?哪怕就是国师,都不敢当面和他闹翻只能在背地里用阴谋诡计。林骥麟这一生大部分时间都在享受着自己身份地位和修为境界带给他自己的高度快感,他可以轻而易举的左右别人的生死。然而现在,他发现自己在勾陈面前就好像那些孱弱的修行者在自己面前的感觉是一样的。

“送你一件东西。”

勾陈屈指一弹,一点白芒飞出去,林骥麟连反应都没有,那白芒就直接钻进了林骥麟的身体之中。

勾陈道:“这个东西你应该不会陌生,当初我就是用它来吸收你的生元的。你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在我的注视之下,我信不过你,所以只好监视着你。而且这个世界上值得我亲自动手去杀的人类并不多,你刚巧勉强算是其中一个。”

林骥麟走了,勾陈才懒得理会林骥麟走的时候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对于人类他确实没有一点儿好感,对于林骥麟这样的人他更加的没有好感。当初,他负责保护和约束天下神兽荒兽,他对神兽荒兽的感情远比对人要强烈的多。最主要的是,当初女神人女对人类寄予了那么大的希望,让勾陈觉得有些不可理解。

正因为人女的在意和殷切的希望,勾陈就开始讨厌人类了。人女越是喜欢人类越是在意人类,勾陈就越是讨厌人类。

等到林骥麟消失不见之后,勾陈从怀里摸索了一下,翻出来一根短笛。看起来应该已经很有些年月,上面原本应该很漂亮的漆色都变得斑斑驳驳。而且看起来这短笛的做工也算不得好,有些粗糙。林骥麟将短笛放在唇边轻轻吹响,那悠扬的笛声随即飘荡了出去,整个东海似乎都被笛声笼罩。

小岛前面的大海忽然一阵翻腾,水花翻滚。这海龟巨大的头颅从水里仰起来,眼神有些迷离。它似乎很喜欢这笛声,仰着头缓缓闭上眼欣赏。一个半神,一头如山大小的老龟,就在大海里仿似漫无目的的漂泊着。这巨大的海龟看起来是孤独的,而勾陈,何尝不是孤独的?

一曲不知名的但极为动听的曲子吹罢,勾陈的视线从远空飘渺处收了回来。他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触动心弦的事,表情看起来更加的落寞伤感。

他伸手将面前的细沙抚平,然后用手指在沙滩上作画。很快,一个女子的头像便被他勾勒出来,虽然只是寥寥数笔,但是形神兼备。而且看起来线条极为简单的这草草之画,那女子的眼睛里竟然有一种如真实存在一般的神采。

勾陈不知道,上古之战后藤儿的大脑受到了重创,在境界下跌到了一个可怕地步的同时,也失去了很多记忆。再后来天府大陆的天元其实不足以支撑半神修行,所以藤儿的实力恢复起来极为缓慢。而勾陈虽然当时也受了重伤,可是他是在神域恢复的,恢复的速度和得到的力量远非天府大陆可比。

没有了足够支持半神力量的天元,藤儿其实根本就不可能恢复到她最强的时期。

勾陈也不知道,在藤儿昏迷苏醒之后,记不得太多的东西但是却记得女神。在寂寞孤独的时候,藤儿雕刻了无数的石像,每一尊石像的面容都是按照她记忆力的女神容貌雕刻的。勾陈呢其实和藤儿何尝不是一样。藤儿雕刻了数不清的石像,他画过数不清的画像。

不管是石像还是画像,不管是藤儿还是勾陈,那创作出来的永远都是同一个女神。

勾陈低着头看了看短笛,举起来放在唇边,只是这次却不是吹响而是轻吻。他在短笛上轻轻的却那么认真的吻了一下,眼神也越发的飘忽起来。

“神域若是我能再回到神域,不管让我做一个什么样的人我都不会抗拒。哪怕,就是变成刚才那个林骥麟那样恶心的人,我也不会犹豫。只有回到神域去,才有可能把你救出来。我知道自己的实力在神域之中什么都不算,所以我才会在那拼了命的修行拼了命的去挑战比我强的人,我只希望自己爬的更快些,爬到可以把你救出来的高度。”

勾陈将短笛贴在自己脸上:“我知道,其实在你眼里我和那些普通人是一样的存在。甚至,你对他们比对我还要看重一些。你曾经无数次的说过,人才是未来的希望。所以说其实你对我是特别失望的对吧?正因为这样,有些时候我真的很生气,但我不是生你的气,而是生我自己的气为什么我没有成为你觉得满意的那样的人?”

短笛在他的脸上轻轻的摩挲着,他闭着眼,幻想着那是某个人温柔的手掌,可是短笛是冰冷的,不是那人手掌心的温度。

“我是该回去找你救你,还是该留在这帮你守着你的希望?”

勾陈睁开眼,看向天空问:“你是那么在意天府大陆的这些人,所以即便我受重伤将死的时候,我还是选择漂浮回来帮你再看一眼这些人是否让你失望了,是否如你所愿?虽然我知道,我看到了也不能告诉你。你在神域那个冰冷的地方如同死了一样的被囚禁着,而我距离那个地方好像越来越远了。神域里一切都是靠实力说话,在天府大陆看起来强大无匹的半神之躯,在神域连蝼蚁都不如但是我却从没有犹豫过,只要有一线希望,我也会回到神域。”

“那个少年是万劫神体,是当年你最看重的万劫神体。如果按照你的希望,我应该守着他成长起来才对。可是万劫神体有可能成神,而我要想回到神域就必须脱离半神之躯真正成神,唯一的办法就是抢夺万劫神体的肉身等我,就算是死,我也要死在离你更近一些的地方。”

大理市妇幼保健院预约挂号
长春看牛皮癣贵吗
肿瘤生物免疫治疗
秦皇岛治疗阳痿费用
湛江看牛皮癣多少钱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