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当代修真笔记 第140章 法医中毒

发布时间:2020-01-18 12:18:42

当代修真笔记 第140章 法医中毒

江东考虑了一会儿才说道:“照目前的情形來看,那名受害的女学生被人迫害致死,抛尸灭迹,心里怨气不散存活在水库里,五年后快要涣散时便出來寻找人类,吸食他们的魂魄换变为自己继续存活下去的能量,但是这种修炼方式是非常成瘾的,于是她又接二连三的找到了其他合适的目标下手,最后终于在周边的村民提高警惕后找不到再可以吸食的人,便把自己的作案地点转移到市里來,于是便有了我们现在的这些案子,”

“哦,”大家终于呼了一口气,听江东这么一说都觉得在理,揪了半个多月的心也终于放下了一半儿,

“那为什么她以前平均每年两个人的加害,到现在在市里却连续作案十几天呢,而且,照你的说法來看魔人的作案手法是吸食人的灵魂,所以前些天的死者都留下了遗体,可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些以前失踪的人连尸首都沒有找到是不是就可以排除跟这件案子不是一回事儿了,”孙健想了想江东说的话,找到了一处漏洞,赶紧将怀疑抛给了江东,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江东实话实说,这个问題还要等抓到魔人后才能解答,

朱雷的思想也跟了上來:“我们还是先把魔人抓到再说吧,先不要猜疑了,对吧东哥,”

“嗯,”江东点了点头,然后又继续陷入沉思中,

这时,大厅的门打开了,刘薇提着两兜饭盒进了來:“大家都饿了吧,局长说了,你们说不定要等一夜呢,所以给你们定了份盒饭,吃了饭在继续吧,”

半夜的坚守早已让大家饥饿难耐,看到刘薇拿着吃的进來,呼啦一下全部朝她拥了过去,纷纷拿起盒饭大吃起來,

众人哄抢完毕后,刘薇拿着最后的两盒过來递给江东,笑眯眯的说:“东哥,吃点儿东西吧,”

朱雷撇了撇嘴,故作生气的说:“光想着东哥啊,也不管你的朱队了,”

“哪能啊,这不是你的嘛,”刘薇把另一份扔给朱雷,“赶紧吃吧,别再饿死你,我的朱大队长,”

朱雷早就饿了,不顾形象的赶快抱着盒饭吃起來,边吃边看了江东的饭一眼说:“唉,怎么我的里面有鸡腿啊,”

刘薇轻轻的打了朱雷一拳,红着脸闪到一边去了,

江东看了看朱雷,笑了笑沒有说话,这才慢慢拿起筷子不急不忙的吃起來,

朱雷也好像意识到了什么,不再说话,埋着头只顾往嘴里填着食物,心里却有一股甜丝丝的滋味,

就在监控室里一片狼吞虎咽的声音此起彼伏时,报警的铃声也不合时宜的想起來了,这阵铃声虽然不是很响,但却惊得大家全部抬起头來看过去,因为大家都知道现在的报警铃声响起是意味着什么,

刘薇恰好就在旁边,顺手接了起來,同时拿过旁边的纸和笔:“喂,这里是110报警中心,...嗯您说下具体地址...好的,马上就会有我们的警员赶过去,你们要注意保护好现场,不要让任何人进入,”

朱雷首先放下手里的筷子,问道:“什么事,”

“凶杀案,这是地址,”刘薇把手里记下的地址递给朱雷,

朱雷瞄了一眼,迅速拿过自己的警帽:“别吃了,出现场,”

旁边四五个行政科等在这里的人默契的同时扔掉手里的筷子,紧跟着朱雷跑了出去,

江东和孙健、刘凯也随后跟了出去,不一会儿楼下便响起了刺耳的警笛声,两辆警车先后快速的开出了警局的大门,开进漆黑的夜幕里,

这次的出事地点是一家ktv场所,大厅里面昏暗的灯光下左右站着十几个工作人员,客人们听到出事后已经全走光了,

行政科的人办事很有效率,报警后六分钟便赶到了现场,有条不紊的开始了各种侦查工作,有在现场拉起警戒线的,又去找报警人做笔录的,又去调监控录像的,当然还有那个姓陈的法医进去给尸体拍照取证的,看得出來在朱雷的指导下大家的配合简直天衣无缝,

江东进到出事儿的大包间里,这里沒有明亮的灯光,只有几盏昏暗的彩色小灯,很明显就能看见包间厕所里透出的那一股白色光线,死者就在厕所里面,陈达法医正撅着屁股在里面给死者照相,

朱雷靠在厕所门口,一面看向厕所里面的动静一面跟江东说道:“东哥,受害者的样子完全符合以前的案子,还是沒有外伤、沒有勒痕和窒息的痕迹,是不是现在就可以定性为同一件,”

江东看了看躺在狭窄厕所空间里地板上的死者,回道:“一会儿我看看再说,”

陈达法医举着相机“咔咔”的照着,偶尔回头看一下门外的江东,然后又继续自己的工作,过了一会儿,陈达法医放下相机,用戴着橡胶手套的手去翻动死者的身体,看看现场有沒有什么凶手可能在无意中留下的线索,他扶着死者的下巴,看看死者大张的嘴巴里面有什么东西,看过几眼之后又用另一只手探进去挖弄,

按常理说这样的举动在法医眼里是合法合理的,这些尸体被搬运回去后甚至还要剖膛开肚的尸检一番,可是这次的情况却不一样了,

受害者的嘴巴被陈大法医一抠,顿时从里面“噗,”的冒出一股黑气,直冲他的面门而去,由于事发突然,再加上陈大法医以前根本沒有遇到过这样的事情,所以他丝毫沒有防备心里,黑气冒出时正赶上他吸气,顿时那一大股黑气虽然被口罩隔着但还是有一半儿被他吸进了身体里,

江东表面上和朱雷有一搭无一搭的聊着,但是面前陈大法医的一举一动他都看在眼里,当看到黑气冒出时江东便急忙上前推开陈达法医:“躲开,”

“嘭,”的一声,江东动作很快马上就推开了陈大法医,将他撞到一边,但是事发太过突然,江东再快也來不及阻止陈大法医的动作,倒在一边的他已经吸入了黑气而导致昏迷了,

“怎么了东哥,”朱雷反应过來的时候陈大法医已经躺在地上了,

江东急忙喊道:“别进來,”同时两手用力扯住陈大法医的裤脚,将他一下从厕所里拽了出來,然后再回去拍了一下厕所里面的排气开关,回过身來堵在门口,不让别人进去,

其他人也发现了不对,一起凑了过來,站在厕所门外看着江东,厕所里面小小的排气扇已经缓缓转动起來,将厕所里浑浊的空气排到室外,同时也带走了弥留在厕所里的那一股黑气,

江东说道:“魔气,受害者身上还残存着少量的魔气,陈法院已经中毒昏迷了,大家不要过來,”

陈大法医躺在地上紧闭着双眼一动不动,眼睛也滑落到一边,歪邪着挂在脸上,

谁也沒见过魔气什么样,也不知道吸了魔气会中毒,但是眼前陈大法医已经给大家上了活生生的一课,容不得大家不相信,

“雷子,把裹尸袋拿來,我要亲自装运尸体,除了我你们谁也别接触尸体,”江东感觉到那股魔气已经所剩无几,回头对朱雷说道,

黑色的塑料密封裹尸袋随即被递了过來,江东屏气钻进厕所里,手脚麻利的把尸体装了进去,这点儿重量在他手里显得很轻,根本不用别人帮忙,

楼下已经有救护车等在那里,江东自己扛上尸体大步走了出去,别人也驾着陈大法医跟在后面,朱雷在最后面交代给ktv的经理,暂时不让他们营业,也不允许任何人进入出事的房间,暂且等待局里的命令再说,

“朱雷,你跟我走,”到了楼下,江东把尸体往车上一扔,“其他人抬着陈法医回市局,先不要用药治疗,等我回來再说,”

“我也去,我倒要看看这个凶手到底有多邪门儿,”孙健不容分说,也纵身跳上了运送尸体的救护车,

“哇哇哇哇,”救护车一路鸣叫着快速开往终点站,其他人不敢有什么意见,只能抬着陈大法医先回局里,

襄阳市中心医院坐落在距离襄阳市第四人民医院交叉不远的另一条街上,这是全市最大的一所医院,所有的受害人尸体都寄存在这里的冷库里,当然也在这里解剖和研究,

“东哥,你要自己解剖尸体吗,”朱雷紧紧地跟在大踏步扛着尸体往前走的江东,“这不符合手续吧,”

江东头也不回的继续向解剖室走着:“这不有你刑侦科长在吗,事后打个报告,说这是紧急情况不就行了,”

“那那那...好吧...”朱雷含糊了几句,终于答应了,

这时,从楼梯的拐角楼道里匆匆走出來一个人,由于两方面都走的比较急,所以毫无悬念的撞在了一起,

“砰,”

江东扛着尸体,视线受阻,并沒有看到侧面來人,只是听到了匆匆的脚步声,想要躲避已经來不及了,无奈只好双手紧紧地护住肩上的尸体,不让他被撞掉,同时脚步停下并且向后退了两步,

乌鲁木齐米东区人民医院
罗平县中医医院
成都白癜风治疗医院哪家好
衡水最好的治疗癫痫病方法
天津治疗白癜风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